8 months ago

問:大英帝國強大的秘密是什麼?

如果要講大英帝國,我們要看的是大英帝國和其他帝國不同的地方。可以說每個帝國都因為理念和制度上的創新而興起,而隨著其他國家都學會他們的理念和制度,而走向高峰,最後理念與制度的漏洞開始嚴重而沒落。

那麼,你會留意到,大英帝國是第一個發明「國債」的國家。

一般的帝國,在需要人力與資源的時候,都是用「徵收」這種方式,即是強制徵稅,徵物資,徵兵,但是英國這樣做卻有困難。因為在之前發生過一次叫作光榮革命的革命,光榮革命之所以光榮,是因為他是難得沒流血的政權轉移。在於近代來說這是非常難得的。

在光榮革命後的英國,英國的專政可能被完全終結,王權從此之後完全受法律約束,英國的國王不像其他所謂的皇帝,他沒權收稅,沒權架空法律,也沒權任命官員,更重要的是,在和平時代,除非在國會容許下,他連擁有陸軍都不准。國王成為了剝牙老虎,成為了君主立憲國家。

想像一下今天的政府沒了警察和軍隊,怎樣徵收東西? 所以沒有陸軍的國王,完全失去了強行徵收,集中全國資源的權力。但是國王還是要跟外國打仗,當年英國要跟法國打九年戰爭,還是需要人力物力,在沒法強徵之下,生命自會找到出路地,英國國王建立了第一家中央銀行。

當年的英國國王需要一百二十萬英鎊的現金去打仗,但他們沒錢,歐洲的銀行家又不願意借給英國佬。便心生一計,建立一個中央銀行,它擁有全國唯一的發鈔特權,用這個特權作為抵押,向市場和商人群眾貸款募資。因為英國在光榮革命後成為了法治國家,政府也受法律規管,這個印鈔權不會輕易被取消,而願意下注,結果這橋段行得通,兩個星期裡英國政府就弄到了足夠重建海軍的國債。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因為法治之故,英國國王失去了強徵的權力,但也因為法治之故,英國獲得了發行國債的信用。

國債不僅令英國能夠得到大量資金,而且因為戰爭國債會有利息給回投資者,所以連政府都變成「投資標的」,購入英國的國債,英國打勝仗,能給予投資者豐厚的回報。古往今來戰爭都有害平民,只受惠於權貴。但英國因為法治,而發明了「只要你肯付錢打仗你就會回報」這種投資機會。不管你是平民,外資,你都可以一齊發戰爭財。

法治是這件事的前題,沒有法治,政府可以隨時不認賬的話 (這也是中原王朝長久的問題,政府經常說話不算話) ,那國債就沒有人想要買了,人們未必信英國國王,卻信英國的法庭,保證這個國債的利益信用。

這顛覆了戰爭的觀念,因為英國的敵人,西班牙和法國,都是用傳統的徵收方式,他們雖然國力很強大,可是因為沒有法律保障,戰爭時國家隨便的拉壯丁徵物資,只是傷害平民和商人的權利,戰爭對於大部份人來說只有損失,悲慘和消耗,但是對英國來說,一旦有戰爭,一大堆人就如虎似狼的,等著賭一把發財。

就這個觀念上的改變,使英國過關斬將,在特別需要資金而不能光靠人命去填的海外殖民地戰爭中大有斬獲,最後打出了大魔王戰爭天才拿破崙,不過拿破崙始終是歐洲人,支付戰爭開支的方式還是傳統的……就是強徵,結果雖然拿破崙舉世無雙幾乎戰無不勝,但國家最後還是打到破產,英國在打贏拿破崙時,國債借到 200%的 GDP 都還有人肯借給他,可見法治的信用何其強大。

因為英國自從 1672 年開始,就從未抵賴過任何欠款,說還的利息一定還得出來。經歷過那麼多次金融騙局,鈔票變廁紙的亞洲人,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魔法世界。

當年有論者認為,英國會倒,因為借貸太多,後來被打臉,因為他完全搞錯了方向,「債臺高築」並不是壞事,他反映英國的是法律信用強得深不見底。就像你聽說過,有很多有錢人都是借了很多錢去買很多物業,而窮人卻沒有欠債,沒有欠債不是你的財政狀況良好,沒有欠債是別人不肯借給你。所以臺灣的外匯存底很多其實不見得反映國家強大……反而是國家弱小才需要很多外匯存底,強大的國家倒轉是欠很多債的。

而這一切的起點,就是那次光榮革命後,國王的權力受約束,用臺灣來比喻的話,那大概就像是日後因為那二十年前的民主化,而誤打誤撞解決了一個問題一樣。法治產生了國債,國債讓英國戰勝它的對手。擊敗拿破崙後,大英帝國進入最強大的時期。當初搞法治並不是為了發國債,但因為有了法治所以就有了國債,誰想到法治與戰爭的關係? 就像民主化的臺灣可能會產生一些甚麼未知而有用的東西出來,這不是一開始就能預計的。

十九世紀,連拿破崙都輸了,再也沒有人敢講自己威過拿破崙。西方各列強也只好低頭承認,英國的制度是優越的,不講甚麼國情不同,都模仿大英帝國立憲,設立中央銀行,發國債。這是英國的勝利,但當所有人都開始進步時,英國制度的相對優越性就下降了,這也是必然結果。

大英帝國的興起正是其理念上的先進,其衰落就是在於大家都學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