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months ago

問:在沖之鳥問題上,竟然有這麼多人幫日本說話?

有一個說法是,在二次世界大戰,「中華」是必然的戰勝國。因為有三個不同的政府,分別加入了二次世界大戰的不同陣營:國民政府加入了英美、共產黨加入了蘇俄,而汪精衛政府加入了軸心國。哪一方贏了,哪一方就變成了唯一的代表,能夠把自己寫成正統,把其他兩方寫成是背叛者。

大日本帝國戰敗後,共產黨再打贏國民黨,但國民黨沒有滅亡。結果國共雙方都互相寫對方是背叛者,汪精衛政府因為輸了,所以被雙方都寫成背叛者。

我最近看 Jan Morris 的書,有一段話這樣形容汪精衛政府,我覺得算是比較平實的寫法。

「有些華人,起碼在佔領剛開始時,只因為同是亞州人之故所以支持日本人,有些則相信南京的傀儡政府,事實上這個南京政權是真正致力於中華傳統志趣的--據說這個政府羅致的詩人比世上任何政府都多——但卻視日本人的威脅性不如國民黨或共產黨大。」

汪精衛政府一點都不像今天親日的臺灣人,他是兩個理念的混合體,第一,是「事大主義」,第二,是「對西方的否定」。

面對強大而且在身旁,而且若自己反抗會使用暴力的大日本帝國,在這種經濟全毀而且陷入戰爭的壓力下,汪精衛政府的立場就是放棄對抗而跟大日本帝國統一。當年清朝建立也大量屠殺漢人,但清帝國的興起就是大量漢人以及政府成員加入清帝國的結果。面對強大而想要征服自己的國家,覺得反正打不贏,他們認為,惹怒他們不如討好他們,去盡可能保存自己的經濟利益與文化,並減少人命損失。

在任何社會,任何時代,任何地方都有這種理念的人。有時他們會成功,你們就想想清帝國建立的時候,這些人是順風向的。假設大日本帝國贏了,這些人的未來就是「在內部以文化漢化征服帝國」的人,當然,我們存在的世界大日本帝國早在我們出生之前就消失,沒有人能證明他們能否做到這點。

他們對於南京大屠殺等事情的態度也很簡單,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如果中華民國輸了,那麼會被屠殺,是因為你不長眼的反抗一個比你強大的帝國。對方肅清反抗份子,誤傷平民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就像六四事件有很多人會主張是因為解放軍有被襲擊,有被燒死之類,同樣地,這些人也會批評在那些反日者殺害依法辦事的皇軍時,有沒有顧慮皇軍在故鄉的父母家人呢?

而他們對外的態度就是,英美蘇正在入侵遠東,把資本主義,共產主義等西方思想強行灌注去中華文化,企圖殖民和入侵亞洲古文明,而日本曾經受過英美的侵略,最後卻驅逐了英美,自己站了起來。今天中華應該站在同文同種 (這個說法,在八十年代的日本右翼也有說過,就是說中華是日本文化上的祖國,血脈相連,應該聯中抗美) 的帝國身上,而不要受殖民主義或共產主義的買辦,也就是國共兩黨擾亂。而大日本帝國的強大就是反抗殖民主義最大的可能性,中華應該加入反殖民的陣營,如果有人不支持,就是被英美利用的走狗。

基本上,你隨便在網絡上找找,反西方思想套路跟上面的沒甚麼分別,只是大日本帝國的角色換了作別的東西而已。而太多人被英美腐化,反抗同是亞洲人的日本,為了反抗殖民的大業,這些人面對帝國針對平民的暴力行為,先接受,再同情,建立一種道理,然後反過來站在道德高地上。

而在他們的年代,他們不能說是沒有說服力的,當年印度,印尼,馬來亞還是殖民地,殖民主義的存在遠比今天要大,現實很多。國民黨和共產黨受蘇聯資助而壯大都是誰都不能否認的事實。大日本帝國用漢字,而英美蘇都推廣字母,這些都是事實。而日本相比起任何亞洲政權,都更強大,更工業化,擁有一支強大的海陸軍,並佔據太平洋相當多的島嶼,同時統治滿洲,朝鮮,臺灣,也是事實。今天這些島嶼,差不多都落入了美國的手中。日本並沒有受蘇聯的擺佈或英美的殖民,裡面沒有租界,也是事實,他們要為自己辯護,根據是相當多的。

更不要說,去到今天,我們很多人都否定人權,人道,殺人,你可以看多少人在那邊看要為了政治和統治理由,把誰殺光。在二戰時的他們,對於大日本帝國對平民的行為,也是用同樣的態度。你把「寧可臺灣不長草,也要解放臺灣島」上的臺灣,換成「南京」,你立即就懂,他們是甚麼心態和甚麼回事,只是他們並不是只是嘴炮,他們實行了。

當然我們的歷史書會說,這是他們的籍口,但他們也真心相信這回事,舉個例子,香港的簡稱一向是「港」,而在這些親日政權裡,香港會簡稱為「香」,理由是「把姓氏放後面是西方文化,東方人把姓氏放前面」。至少在他們心目中,他們是捍衛中華文化的使者,而國共都是在毀滅中華文化,假設人死了有靈魂,還可以看到未來發生甚麼事的話,他們死了之後三十年後的歷史,要反駁他們也真的不容易。

他們的思想模式和觀念,其實很常見,只是今天只有一個國防外交都不算獨立的日本國,而不存在那個能夠對抗西方的大日本帝國。你今天的親日,大不了,只是對一個遊山玩水看小說的對象有的親切感,或者幻想。而對汪精衛政府而言,那是一個面對現實與強權的問題,他們不是因為喜歡看初音或者鋼彈而親日的,他們的親日是一種現實主義,當中有不少是因為日本屠刀在前,再說服自己接受這些思想,這些人去到今天只怕不會親日,因為日本已經完全被剝了牙。

相反,蔣介石更接近現在親日者,對日本親近,只能停留在親切感,好感,感情上。但在國防外交方面,很務實的選擇了美國,你再怎樣討厭他也好,他沒有因為對日本有親切感,就把自己的東西直接送給對方。他在日本留學,也會請白團來教學,但是他不會在日軍兵臨城下時,企圖或直接投降。

汪精衛政權作為一個完全滅亡的輸家,沒有人會為他們辯護,我們最多只能寄予理解與同情。他們支持一個屠殺平民的政權,支持屠殺平民的行為,他們期望的是在大日本帝國勝利後,能夠掌握傳媒教育去向後代說他們的理由,而這落空了。但是如果我們忘了這些是甚麼人,同樣的人只會以不同的面目和立場,重新出現。

當然,這類人並不是全部消失,香港現在的高官(當然是親共的),某些人祖先就是日本佔領時的華人協助者(你找關鍵字「兩華會」)。在 1960 年代支持香港獨立的馬文輝,就批評過香港政府,為何不把這些人驅逐,而讓這些人繼續留在香港甚至出任公職。至於臺灣有哪些人,我想你們比我還熟悉。這些人某程度也是貫徹始終,他們永遠站在最近的強者的身旁。當大日本帝國強大時他們就親日,哪天肯亞強大時,他也會對你說我們的祖先都源自東非。

形容漢奸最貼切的角色,就是鹿鼎記的韋小寶,負面一點就是施琅,鹿鼎記就是個漢奸的故事。面對軍事威脅,今天的臺港又何嘗少過理念相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