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2 years ago

※ 引述《DarvishYoYo (壞小孩)》之銘言:
: 香港以前說台灣人是用繁體的大陸人
: 怎麼看都像是講反了
: 現在用繁體的大陸人要來台灣移民
: 我覺得除非對臺灣有正面意義
: 不然想不出來要歡迎的理由
: 香港人移民來台是好還是不好呢?

不用想, 不好. 臺灣人和香港人的文化差異很巨大, 勉強只能說, 共通點只有大家都用繁體字和普遍崇尚民主自由. 其他的很難說有甚麼相似之處.

當然... 再深入一點說, 臺灣人和香港人還是有一點很像的: 就是面對自己的社會變壞, 解決方法都不是想怎樣匡正他, 怎樣改革這社會, 怎樣改革政府, 而是移民. 不是自己說自己移民, 就是叫人移民, 「你不滿意政府就移民啊」.

總之說自己的地方不適合人住時, 華人似乎不打算把它變成更適合人住, 而是叫你認命或者走, 別的國家來說, 至少日本人我很少見有這樣的說法. 臺灣人說離開臺灣去歐美日, 香港人說離開香港去歐美日臺, 本質上都是一樣的. 去到別人地方, 臺灣人和香港人, 對外來文化都是適應不良的. 移民不是因為想要變成那裡的人, 而只是逃避故鄉的政府, 那實在是很爛的理由.

事實上不需要移民去哪裡, 香港人就留在香港, 臺灣人就留在臺灣, 把自己應有的權力拿回來才是正事.

※ 引述《SUPER22K (簽了啦~)》之銘言:
: ※ 引述《chenglap (無想流流星拳)》之銘言:
: : 灣人說離開臺灣去歐美日, 香港人說離開香港去歐美日臺, 本質上都是一樣
: : 的. 去到別人地方, 臺灣人和香港人, 對外來文化都是適應不良的. 移民不
: : 是因為想要變成那裡的人, 而只是逃避故鄉的政府, 那實在是很爛的理由.
: : 事實上不需要移民去哪裡, 香港人就留在香港, 臺灣人就留在臺灣, 把自己
: : 應有的權力拿回來才是正事.
: 很不能認同你
: 我討厭港仔原因沒你說的那麼高層次
: 就是討厭港仔一副自以為跩樣 沒禮貌 講話很吵 不愛講道理 愛投機愛炒房 

我應該有在講道理吧?
我一直都喜歡講道理.

我想我算對臺灣較為理解的香港人. 我深知香港人和臺灣人的文化差異何其巨大, 那麼... 會令我討厭臺灣人嗎? 我得出的結論, 跟你倒是剛好兩個極端, 我在 2012 年把我的主要辦公室從香港搬到臺灣南部, 目前大部份員工和股東都是臺灣人.

香港人和臺灣人, 都不是甚麼完美人種.

雙方各有某種優勢, 以及某些明顯的缺點, 香港人的你說了, 臺灣人的我想你自己也知道. 這些缺點是這兩地在政治與經濟上, 產生了停滯的理由, 也是這兩地各自陷入危機和迷惑的理由. 房價暴升, 年輕人沒有未來, 政治腐敗.

香港人敏銳, 敢於冒險, 尊重法治, 理智冷酷.
臺灣人忠實, 待人有禮, 重視人情, 感性念義.
這兩個民族的優點和缺點是一對的.

倒過來說, 因為重人情, 企業常出現論資排輩, 保守, 不願創新, 行動力不足. 而香港則會有架構不穩定, 短視, 同行間欠缺信任等問題. 臺港各自的瓶頸, 源自各自的優點, 優點去到極端就變缺點了.

這使我很早就有一個想法, 綜合兩個民族的優點, 彌補另一方的缺點, 很可能會有異於常理的潛力, 抱著這個想法, 在臺灣找尋合作的對象, 推銷我的理念, 讓對方認同我作為香港人的視野與敏銳, 以及面相, 對方找人來幫我看相, 據說是看我未來會不會暴富怎樣的, 算命師父對我不錯, 我得到了資本.

然後把他投資在一些年輕, 沒有資歷但我覺得有臺灣人最好特質的年輕人身上. 重用年輕人的膽識, 是我作為香港人的優點, 你可以說這是投機, 但我不是拿去炒房. 請記得, 那些炒房的人, 是一群短視的中年人, 香港和臺灣都沒有分別, 帥過頭是香港人嗎? 不是吧.

結果上臺灣的員工也不負我的寄望, 公司每一次出現危機, 都是靠他們的創意和鬥志成功渡過的, 我的公司也因此才能生存到今天. 而同期跟我一起創業的, 大部份都掛掉了. 雖然今天沒說真的證明了我的想法是對的, 作為企業家, 我也算是十分外行資淺的, 但至少臺灣人沒令我失望過. 我推出成功的產品, 背後都一定有臺灣人的參與.

而這正是因為臺灣人和香港人不同, 擁有與香港人不同的特質, 才形成這樣的互補, 才有我需要的東西. 我並不打算重覆過去的一切, 我有我對未來的想法.

當然, 你也可以說, 我並不是尋常的香港人, 但總不能說, 我並不是香港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