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3 years ago

※ 引述《bigbear2007 (哇最愛逮完)》之銘言:
: 前幾天跟一個中國朋友討論到最近的選舉
: 他問說我怎麼那麼討厭國民黨.,
: 而且似乎你們台灣人討厭國民黨的還不少,反倒是中國還有不少國粉
: 於是我跟他說, 國民黨的你們也都知道了, 包庇頂新這種財團
: 給它們當門神,讓他們無保貸款幾百億,

在這裡, 我們不去談國民黨還是民進黨, 還是共產黨.
我假定有兩個黨.

一個黨叫作「甲黨」, 他是一個典型的權貴黨, 他的政策就是完全傾斜向著權貴, 令有錢的人賺錢順利. 不惜為此向強大的外國出賣國家的一切資源, 甚至導致被滲透或國防危機. 但他的黨綱很集中也很明顯, 就是圖利這些人.

另一個叫作「乙黨」, 他的主張就是防止甲黨做的一切不公事情, 因此, 他同時包括了令社會公義, 對於外國都是抱持戒心, 申張社會公義, 支持廉潔, 支持同性戀婚姻合法化, 支持動物權益, 支持老人福利, 支持兒童福利, 支持殘障福利, 反對死刑, 包山包海甚麼都有.

你想哪個黨會獲得較多的票數? (不是支持, 是票數)
答案是甲黨.

原因很簡單, 甲黨的方向比較明顯, 乙黨的方向比較含糊. 說得難聽一點, 乙黨是甲黨的附屬品, 因為乙黨只是排斥甲黨的一切而存在的.

對於個別支持者而言, 甲黨的當權, 可以看出他們做甚麼, 他們是自私但明顯能為自己和某些人的利益服務. 而且甲黨因為自肥自利, 所以他們也能夠從當政壯大自己, 支持者們, 不是受惠者, 就是希望因為支持他而成為受惠者.

換句話說, 甲黨永遠提供支持者一個「支持就能得到回報」的期許, 甲黨完全只服務自己的選民, 並對於不支持自己的人, 完全捨棄, 口惠不實, 所以他的方向能夠集中, 因為他不用顧及不支持自己的人.

相對而言, 乙黨的問題在於沒有取捨, 他是因為反對某不義的聯盟, 這個聯盟本身被許下太多的期望. 而因為全包的緣故, 他們底下的支持者又互相衝突, 舉個例子說, 同志婚姻和宗教界, 你想兩邊交好的結果, 就是兩邊不是人.

外交上, 你也不能沒有標準, 一個既不親中也不親美的政權, 在外交上是最壞的, 你全面親中, 至少得到中國支持你選舉. 你全面親美, 對另一個黨更親美, 你可以得到美國的祝福. 你要擺出一副古巴的「不歸邊態度」, 也是兩邊不是人. 當然, 你親中或親美一定有代價, 比方說你親中會導致一些人必然的反感, 親美會導致本土的農民反感. 可是這代價會比你不親近任何一方少.

甚至是對自己最穩固的支持者, 乙黨要當一個溫和派, 甚至連對方的票源也照顧了, 結果就是連自己的支持者也無法滿足. 因為政策也沒有真的向自己傾斜. 也就連自己的支持者也會感到心灰意冷.

乙黨沒有取捨, 就無法給走何人期許, 所有支持者都會覺得, 支持乙黨的結果就是沒有滿足. 想要滿足所有人的人, 最終就無法滿足任何人. 政黨也是一樣, 想當一個對任何人都好人的人, 最終就會處處不是人.

而且這個乙黨也給不出任何方向, 因為他心裡只有怎樣不做壞事, 卻說不出怎樣在這個險惡的世界中生存. 軍事上? 外交上? 經濟上? 未來要建立一個怎樣的國家? 在地球上有甚麼地位? 一旦方向不明確, 這些問題全都是謎. 這並不是「我不會做壞事」, 「我是廉潔」的就可以解答的, 也不是「我會盡力和甲乙丙三個國家都交好」就可以混過去.

決策者和領導者做的事情就是取捨, 包山包海就是顯示那個人或那群人, 欠缺取捨的決心和能力. 沒有取捨就喪失方向, 沒有方向就沒有信心, 沒有信心就會喪失支持, 喪失支持就會鬆散, 力弱, 而這一切就源自當初沒有取捨的決心, 方向被諸多制肘消磨至沒有.

這是物競天擇, 適者生存, 不作取捨, 在國內選會被恨鐵不成鋼, 擺到國際更可能是致命的. 結果別人都寧可選一個腐敗但方向明顯的, 也不會想要一個試圖討好所有人的. 要一個明顯能被利益收買的壞人, 也不要一個難以收買又舉棋不定的好人.

這是因為現在的世界已走向混亂, 經濟也走向衰落, 不是甚麼和平盛世, 在大風大浪裡, 大家需要的是一個強悍果斷的船長, 而不是溫文有禮圓滑, 因為沉船會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