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3 years ago

正義論主張正義由兩點組成:

「弱者被承認有權擁有和強者同等的個人自由」
「在資源分配上給予弱者最多的機會和保障」

故此正義要定義的話, 就是在弱食強食的自然法則下, 強者向著弱者傾斜的行為. 但強者向弱者讓渡資源這件事為何被稱為正義? 正義對社會有沒有意義? 這點就在於要理解何謂強者與弱者.

強者與弱者, 本身並不是一種絕對能力的結果, 而是環境質素結合個體特質形成的結果. 鯨魚在海裡是強者, 獅子在陸上是強者, 獅子在海裡會溺死, 鯨魚在陸上不能移動. 故此在不適應的環境下強者會變成弱者, 在適應的環境下弱者會變成強者.

而強者也不是永久的, 動物生出來都是弱者, 就是孩童, 成長為強者, 衰老為弱者. 也就是說, 強者, 是時間與地點相合的最適應者. 故此弱者並不等於永遠衰弱, 他自己或者後代, 去到某個時間和環境時, 就會變成強者.

若群體裡是單純「弱肉強食」, 只剩下目前強者的形態, 使弱者無法生存的結果, 就是減低了群體裡的多樣性, 這個群體將對不同環境的適應性變弱. 一旦面對大規模的環境變動, 就很容易滅絕, 恐龍就是這樣的例子.

當群體在資源許可下保障弱者, 也就是我們所講的「正義」, 那些不太適應目前時間和環境的個體, 也能夠透過分享適應者所得到的資源, 而生存和繁榮. 這保障了群體裡的多樣性, 一旦環境改變, 強弱逆轉的時候, 這些弱者可能就變成未來的強者, 而現在的強者也可能沉睡成弱者, 但在再遠的將來也許還有用.

所以帝國是個不正義的社會, 因為他的本質就是強者全拿, 而長遠來說, 他因為削弱多樣性而削弱帝國. 最簡單的道理是, 現在的帝國是全靠女將軍的壓倒性戰鬥力而維持統治的. 一旦失去她的話整個力量就會崩潰, 那女將軍倒戈或者病死(例如有人刻意傳染愛滋病毒)的話, 這統治就結束. 事實上帝國作為群體的體質就是變弱了.

有一點要注意的是, 反抗者為何會存在? 事實上反抗者並不是弱者, 反抗者更多是「不完整的強者」, 主角方其實也全都是強者, 擁有帝具的他們絕對不是一般的百姓. 因為環境不斷的改變, 生物也會成長, 所以慢慢有些「前弱者或其後代」會變強, 反抗者往往是從這種方式冒出來.

他們一方面被天擇的自然環境承認了是強者, 一方面卻被人擇的社會制度定義為弱者. 他們站在弱勢方是因為社會慣性, 例如奴隸的兒子不見得就是有奴隸的性格, 強者的兒子不等於也是強者, 他們繼承了前人的社會地位卻不等於他能複製上一代. 一方面是智勇上的強者, 另一方面是制度上的強者, 這種不平衡就引致戰亂和反抗.

像大臣雖然不知道他的戰鬥力, 但是明顯「社會制度」對他的「強」有很大的影響. 主角方則是明顯「戰鬥能力」上的強者, 社會制度上的弱者, 後者自然對抗前者, 企圖改變社會秩序. 至於女將軍是最作弊的兩方面的強者.

只是這是從帝國內的看法, 一旦放到國際上, 大臣和女將軍可能都是弱者, 他們這樣不斷的削弱帝國的基建和屠殺年輕人. 放到國家與國家, 群體與群體的對決時, 可能就是全盤皆輸, 因為女將軍花了很多時間去鎮壓或者打一些甚麼北方民族, 又引起更多的反抗和鎮壓, 沒時間去處理其他大國. 那些大國就這樣等女將軍老, 病, 或者甚麼, 時間會令她變弱或者消失, 之後帝國就一無所有了. 因為大臣和女將軍都不是建設或者培養下一代的力量, 甚至他們就是在消滅未來.

這意味著, 個體對個體的弱肉強食, 在群體層面上可能是相反的. 帝國並不是唯一的國家, 至少有北方民族, 所以帝國上升到國家層面, 也是一個「個體」, 而女將軍和大臣做的事情就是在破壞它未來的強度. 這也是一種犯罪, 至於漫畫描述的殘酷行為, 就只是讓讀者更直接和容易理解這些人就是奸的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