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3 years ago

※ 引述《cheng135 (ya)》之銘言:
: 鎮壓的後果就不先討論了
: 滿場的人海 說要鎮壓也不知道如何鎮起吧
: 現在中共絕對會開始拖
: 反正他們自己上海經濟也起來了

這是誤解.

香港的重要性, 基本上不在於他的實體經濟, 也就是廣義的「經濟」, 即是交易的流動性. 香港的確是經濟重鎮, 可是作為經濟重鎮, 卻不是經濟原因, 而是政治原因. 這點是大部份香港人自己也是不理解的, 香港人常以為自己的價值是懂經濟懂做生意所以有錢, 相反, 香港其實不太懂經濟, 而香港的價值是建立在另一些東西上.

那就是香港的獨立性, 如果你有留意的話, 你會發覺西方的所有系統, 都會將香港和中國分開作為兩個實體看待. 當然中國很在意這點, 永遠要求在香港前面或後面加上「中國」兩字. 你不會看到上海, 深圳, 會是這樣的.

我談這個並不是想指出香港是獨立國家, 而是香港的價值, 正正在於這種對外, 也就是華人以外的世界獨立性.

從來當金融中心, 經濟是否好, 只是一張入場券. 他對世界的信用, 才是核心問題. 說穿了, 就是當地政府的亂來程度, 在一些產石油產鑽石的地方, 也可以很富裕, 但並不等於會變成經濟中心. 因為如果沒有一套跟國際能接軌, 而被認可的種種政府和法律制度, 你根本就無法保障放在這裡資產的安全性.

香港之所以被信任, 正是於他各個體系都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外, 他有獨立的貨幣, 獨立的金融系統. 使用海洋法, 是一種和大陸不同的司法體系, 卻和美國和英國同源. 基本上維持了三權分立, 「行政」(政府)無法控制判斷是否合法的「法官」, 有公民陪審團疫制度, 律師和法律系統, 是英美系國家認可的一套.

因此, 企業才願意將行號, 資產, 放在這個地方. 並願意給予信貸, 這些都不是因為香港「經濟好」, 而是認為在香港, 這些東西都能夠得到保障. 而法庭就是這一切的守護者. 無論你經濟多好, 如果政府有權隨意充公你的資產, 你去到法院, 法院還是他家開的, 這些地方大不了是冒險天堂, 卻絕不會變成金融中心. 金融就是建立信用上的.

除非華東有大的政治變動, 否則, 上海的經濟怎樣發展, 都不會擁有這些條件, 他不會擁有自己的貨幣, 不會擁有一個自身的金融系統. 不會擁有自己的法律, 不會擁有自身的信用, 因為它的信用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信用. 大陸的法官, 是政府委任的, 而沒有獨立性, 外國在大陸和大陸商人有生意的爭拗, 他們也不會相信自己在這裡能得到法律的保障.

若上海的法律根本管不了政府, 政府隨時可以為所欲為的地方, 是不會擁有獨自的信用的.

深圳當初成立特區時, 就是意識到這點, 有想過要成立「深圳幣」, 中途似乎也有想過要加強自主性, 就是明白, 香港所受的信任, 正是其自主權使然, 以及政府在香港並不是能為所欲為. 但他們最終也沒爭取到, 香港可以用 .hk, 臺灣是 .tw, 深圳能有 .sz 嗎? 很遺憾, 那是史瓦濟蘭.

透過投資工業, 平價勞動力, 這些地方可以比香港經濟更好, 可以比香港物價更貴, 但是你要怎樣令他建立起獨立可信, 不受政府控制的金融系統? 怎樣產生獨立的法治? 並不是上海人或深圳人, 不努力或不及香港人優秀, 他們很努力也很優秀, 但先天的制度問題, 是一個政治問題, 不會因為你賺了多少錢而突然解決的.

別人並不是相中香港的「經濟」, 而是相中香港的「信用」, 當然很多人常說只要有拳頭就不需要守信用, 這種人大可以對著自己的人民, 大說你能奈我甚麼何, 但外國人不會吃你這一套. 就像一個賭場一樣, 那賭場標榜你很容易能贏錢, 但是卻不保障你能拿走贏了的錢.

: 你如果香港股票跌掉一半 我看港人自己就開始會內鬨了
: 你把特首辦公室完全佔據 也只是讓自己的正當性消失而已 中共更樂
: 但因為香港不像台灣 還要選舉 多少人民有一點籌碼
: 現在香港有種怎麼被搞別人不理你你也沒辦法的感覺
: 請問香港人還有提高自己籌碼的方式嗎?
: 真的很不樂觀哀 雖然真的對香港人改觀了

每次有人說服別人向強權屈服時, 他們提出的說法, 就是你不向他屈服, 他就會摧毀你, 為防你僅有的東西被摧毀, 你應該屈服. 舉個例子說, 臺灣人搞民主, 解放軍就會摧毀臺灣, 所以為防這種事發生, 臺灣應該討好對方.

我們當然知道這種腳軟人仕存在, 而且數量還不少.
不過, 想一下.
這個邏輯就是「別人有破壞你財產的能力, 你不要跟他衝突, 不如向他讓步」

反過來說, 你不需要是解放軍, 如果你的行為也一樣能夠威脅到別人的財產, 那麼, 這個邏輯其實也是完全成立的. 你有破壞別人財產的能力, 那些怕財產有損失而討好中央的人, 他們正是在意財產. 財產的損失正是他們的罩門.

他們知道你會損耗他們的財產時, 當然是聲嘶力歇的攻擊你, 抹黑你, 批鬥你, 想恐嚇你屈服. 可是無論他們說甚麼, 這也只是初期的事情. 當他們發覺無法把你恐嚇走, 而你的行為會構成他的財產更大的威脅時.

你會發覺, 這種人, 就會突然軟化, 試圖向你妥協, 屈服了. 這種愛財如命的人, 性格很容易捉摸的, 他們只能裝成強硬, 實際上每天財產被威脅, 他們看到自己的財產不斷縮水, 會先是憤怒, 再是抱怨, 大罵, 酸, 不安, 但慢慢再變成忐忑難眠, 最後他們會開始妥協, 屈服, 因為他們經不起大風浪, 發覺一向凶惡和恐嚇的手段都不可行時, 就會求饒.

他們總是裝出一副大家長的樣子, 可是在層層權威保護下的這種人, 並非真正的硬漢, 只要確切自己不向對方讓步, 自己的錢一定保不住時, 他們的卑微態度會讓你吃一驚. 是的, 這種人, 我看過不少. 而香港這種人多的是. 他們愛財, 怕死, 愛面子, 所以他們趨炎附勢, 但是這同時也是他們的弱點.

所謂籌碼, 不是練好自己的肌肉, 而是抓著對方的蛋蛋, 對於愛錢的人來說, 他們的要害, 很簡單就是錢. 你只要清楚別人的要害是甚麼, 那你很容易就知道甚麼是籌碼. 就像恐怖份子, 他的籌碼很簡單, 就是敢拿著炸彈爆炸跟你一起死, 當然, 他也丟了性命, 但只要你不想死, 就絕對能威脅你.

他不需要百萬大師也不需要億萬家財, 他脅持著你, 你的性命就是他的籌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