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3 years ago

集會的地點是香港島, 是一個四面環海的島, 要從外部動員, 不論是經由新界陸路進入, 或者是海路運輸, 學生不僅有足夠的反應時間(例如疏散), 香港的路窄, 地形複雜, 可不是道路寬廣的北平. 因此坦克並不會在此發揮任何優勢, 如果解放軍要開火, 某程度上是直接達致學運的目標.

第一, 一旦出動軍隊, 那就代表中央已無法信任香港警方有能力處理學生, 這件事例一開, 香港警方的威信和地位就會從此瓦解. 軍隊的出動完全是建基於警方已無法處理事態上, 而這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是想處理但沒有能力, 第二種是開始同情民眾而不願處理, 無論哪一種警方和香港政府這個代理人都已經是輸家.

第二, 不論是「佔領中環」運動, 或者是學生任何一個抗爭運動, 會引起中年既得利益者的對抗, 都是因為這些行為「有可能」會破壞他們的資產價值, 也就是他們的財富根源. 也就是說他們害怕的是香港產生恐慌, 動搖到大家對這些經濟價值的信心.

香港的資產價值和信心源自哪裡? 那是源自大家都相信這裡不會發生戰爭, 暴動, 地震, 相信這裡是東亞少數的法治之區, 相信外國人可以自由的在這裡做生意, 私有產權和行號都受到法律保障. 也就是說, 香港對他們而言必須是安全的, 不論是人身還是他們財產的安全.

一旦有軍隊在此展開武力, 則這些價值就會迅速動搖和摧毀, 換句話說, 不論是學生不慎觸動了價值的爆破, 還是軍隊開火, 後果其實是一樣的. 也就是對這個建立在資產價值的經濟撕票. 人命的確一文不值, 值錢的是香港的和平穩定.

香港銀行, 持有三萬億對大陸的借款, 所持的就是香港在經濟上的被信任度, 才能夠動員出這麼巨大的信貸額, 如果香港因為暴力, 作為金融中心的用途被摧毀了. 這三萬億, 就要另外找人借了. 一個人如果不是太蠢, 是斷不會為了跟學生們意氣之爭, 而燒掉自己的金庫. 將香港的問題, 變成全中國大陸的問題.

就各家族和個人來說, 如果你有留意, 很多在大陸的有錢人莫名其妙的國籍就變成了香港, 然後在香港有大量的資產. 如果你有看大陸的論壇, 偶然會見到「我不喜歡香港但香港的護照很好用」之類, 這些都側寫出, 其實大陸自從取得香港後, 不論公私都用香港作為一個包飾洗底用的工具. 阿里巴巴的主席馬雲悄悄的取得了香港的國籍, 便是好例子.

香港, 其實被視為逃生門, 因為政治上被中國大陸控制, 使這裡變成放置資產, 移籍的好地方, 也是往外的橋樑. 換一個角度看, 香港其實間接在脅持這些人和財富. 這些人不會願意香港失去現有的地位, 或者崩潰, 或者陷入動亂, 他們在意的並不是香港群眾的生死, 而是自己在這裡已建設好的逃生門不能就此關上.

諷刺地, 這提供了香港一層保護, 在香港事情上就不敢輕舉妄動, 卻不願意放鬆對香港的政治控制, 因為如果香港產生一個政治上不受控的穩定政權, 你想想也知道會產生多嚴重的問題. 不是港獨, 不是臺獨, 不是國家分裂, 而是有一個他們不認識也未必能收買的人, 突然掌握住這些重要東西的控制權.

不論是香港崩潰, 還是香港民主化而出現不能控制的人, 結果都是摧毀了這個既有的秩序. 甚麼外媒報導, 甚麼人民同情, 全都不是重點, 大家對香港保存資產價值能力的信心, 是否能維持, 才是真正的節骨眼. 香港是個十分複雜纖細的經濟體系, 但意識到這點的人卻不多.

所以, 不會是學生害怕中共的坦克車開入. 恐懼的是在這個九七後建立的香港利益體系中的持份者. 這件事情理論上不會發生, 但這僅限於「當事人是理性的」這前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