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3 years ago

為了對付猴子, 人類天天跟猴子打仗.

後來猩猩終於戰勝了人類, 決定要勞役人類, 便抓人類的大總統來問要怎樣勞役他們, 大總統說, 只要給他們一個考試, 考得最好的人, 由猩猩封他為「XX 官」, 其他稍好的給他一點「副 XX 官」他們做, 這些人就會自然跑出來幫你壓搾其他人, 不需要勞煩猩猩大爺親自出手.

猩猩不解, 問為何會這樣, 大總統說, 你不明白人類, 「官」是個魔法咒語, 人類一聽到官字, 常會失去理智, 興奮失常. 只要有機會當官, 保他們退休生活, 要他們用舌頭幫猩猩清潔最臭的部位他們都願意.

猩猩認為是好主意, 便決定恢復聯考, 因為政府崩潰而無試可考的人類大喜, 家長們普天同慶, 有試可考, 有官可做, 立即認猩作父, 至於考試內容由人奸操刀, 主要就是散佈怎樣忠猩愛猴的思想. 每一個考試第一的人, 都保證是認為猩猩比人類更高等的人.

雖然有些人類會說為何要被猩猩統治, 但會有更多人類跑出來說, 「你要挑戰猩猩統治, 先考好試再說吧」, 或者「考不上的魯蛇在酸」之類, 最後人類自己制止了所有對猩猩的反抗, 猩猩也感到莫名其妙.

後來過了兩代, 猩猩發覺, 連小猩猩都開始讀書了, 不久之後連猩猩也被同化, 便開了一個猩猩聯考. 成功了也可以可以當官. 然後猩猩也變得只會讀書, 看不起不讀書的猩猩. 之後人類覺得猩猩和自己一樣, 便感到自豪, 因為猩猩的強大, 人類們開始教導自己的後代, 要當自己是猩猩, 自稱為猩猩. 少數不願意承認自己是猩猩的人類, 就被社會排斥, 因為全社會都讀書認為猩猩偉大, 那些還自稱人類的是數典忘祖, 可恥, 靈長類的背叛者. 猩猩就是人類的祖先, 背叛猩猩就是背叛祖先. 沒有猩猩的保護, 你們人類早就完蛋了.

忠持猩猩的人類們不斷談論怎樣團結, 到處說服其他人類, 服從猩猩統治才會富強, 認為人類和猩猩的分別, 只是破壞團結, 人類應該主動變得更像一隻猩猩, 大家的生活才會變好. 有人說不必受人類的統治, 四周的人類就會大聲罵那個人: 「難道你想破壞我們難得的和平嗎! 」, 不斷讀書考試擠身權力階層已經變成人類的共同理念. 至於老去的人類, 因為每天能夠被猩猩賞賜一片鳳梨 (大總統提議的) , 便會罵那些不服猩猩的小孩, 「想當年我被猩猩鞭打才能夠有鳳梨吃, 你今天不用被鞭打只要服從就有得吃, 還抱怨,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沒用的垃圾. 」

然後拿著那片鳳梨說, 他一身安份守己, 才得到這片鳳梨, 你敢不服從, 連草你也沒得吃.

因為這種人類太好管了, 猩猩們也變得安逸, 無能, 也失去了戰鬥力, 牠們沒想過統治人類這麼舒服, 這麼簡單, 猩猩成為統治階級後, 智力和體力也不斷下降, 變成一群無能的懶猴. 人類也看出來, 雖然想反抗, 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結果都被人類自己把反抗壓下來.

後來有一艘船從外面而來, 原來是另外的猩猩建立了帝國, 他們在好鬥好競爭的環境下變得強大, 而臺灣的猩猩早就因為只懂讀書考試變成了廢物, 他們試圖組織人類一起對抗外敵, 但人類也是只懂讀書的廢物, 一碰到外來的猩猩就潰散, 臺灣的猩猩就這樣輕易就被外來那些猩猩滅了.

人類就在這時候發難, 反抗猩猩, 把那些臺灣的猩猩不分青紅皂白差不多殺光了, 最終人類還算戰勝了猩猩, 先把用自己那種好統治的態度將對方腐化, 在對方面臨外敵時, 再發洩長期被欺壓的憤怨, 把對方全殺光.

然後, 又換另一群猩猩統治了, 這次的猩猩不再搞甚麼考試制度, 人類才懷念起被自己殺光的猩猩, 後悔殺光牠們, 但已太遲了.

至於人類自己站起來保護自己? 人類早就相信自己是被統治的料, 就算慢慢被猩猩殺光, 也好過對抗立即被殺光好. 所以想都不願想, 這麼多個世代被猩猩統治, 人類已經無法在不被猩猩統治下感到心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