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3 years ago

※ 引述《Mahoutsukai (魔法使い)》之銘言:
: 現在反政府風波越演越烈,反正最後還不是都要抵抗
: 為甚麼不趁當初中共在國際上政軍實力都還不夠強的時候行動?
: 97的時候,權貴能逃的也都逃去大英國協逃光光了
: 剩下逃不掉的意見應該沒有太多分歧才對阿?
: 有沒有香港人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的八掛阿?
: 照時勢的變化來看,感覺時間不是站在港人那邊,拖越久是越絕望

我在五年前, 有一句常說的話, 「歷史的齒輪將會開始轉動」, 今天我沒有這樣說, 因為它不是將會轉動, 而是已經在轉.

不是每一個人的視野都夠遠, 應該是, 99% 的人的視野都很短.

如果翻查我幾年講香港的文章, 很多事情, 今天已完全反映, 沒有異議, 但當時評論我在說的只是「極端情況」, 「少數特例」的人, 又何嘗少? 今天多少已成為我盟友, 跟我同一陣線的人, 當年有多少是認為我只是一個想太多的過慮者? 這些真的要查, 其實都是有軌跡的. 那些批評我說的情況極端的人, 今天已經沒有再提相同的話, 雖然他們還是有說話.

事後要看回那時候, 當然簡單, 但是事先你說出來, 大部份人給你的反應, 都是「事情不會變得這麼壞吧? 」「你想太多」, 其實他們並不是完全不感到事情會變壞.

而是人類先天就有僥倖心態, 如果事情有不變壞的可能, 他就會跑去說服自己不會變壞. 就像很多人買了錯誤的股票, 跌的時候偶然升一下, 就會感到心情愉快, 以為問題將會迎刃而解.

看看你們週遭的社會, 相信事情不會變壞的人, 不就是如斯的多, 只求小清新, 小確幸的人? 埋怨社會變亂只要你們乖乖的人? 再看看大陸, 相信未來一片光明的人, 也是這麼多. 憑甚麼會覺得, 香港人就會比較明智呢?

當人覺得自己無法選擇命運時, 就會傾向相信那個無法選擇的命運, 也未必太壞, 盡力的說服自己, 事情會變好. 只是過慮了. 就算現實閃過一個又一個證據, 也會選擇無視, 或者找出那些證據不完整的地方, 繼續說服自己.

誰會想要相信自己必須變成大衛, 挑戰巨人?
遇到巨人, 乞求憐憫, 是人之常情.

要下定決心去進行一場以弱對強的戰爭, 百份之九十九的人都做不到, 但是剩下百份之一的人, 就是極端理性的人, 透過反覆的評估, 推演, 才能確認有些事情是不能避免的, 但他們也不見得能說服大部份還在心存僥倖的人, 那就只能偷偷地盡早去為未來的變化, 進行準備.

香港就是這樣, 但不是所有人都是笨豬, 能夠在十年前看出這些變化的人, 是存在的. 但大部份人不醒覺, 也是理所當然的. 醒覺需要時間, 現在正在進行, 臺灣是, 香港也是, 不要怪這些人醒覺得慢, 在十年前, 這裡多少人不是還在迷霧中. 多少人, 是這十年才改變的? 這裡應該也不少吧.

現在的情況, 有人說很壞, 我卻認為是很好. 絕望是怎樣? 是當你清楚知道事情變壞, 但當你身邊的人都完全沒有人察覺事情變壞, 大家都說世界很美好, 一片麻木, 歌舞昇平, 人人自信, 那才是最絕望的時候.

那是我說甚麼都沒有人認真看待的時代, 那時的香港人充滿因金錢而得到的自信, 看不到背後有多少事情正在崩壞, 我說實話, 都是對牛彈琴.

相反, 當大家都開始憂慮, 開始感到事情變壞, 開始感到前途變灰暗, 開始覺得世界不再像自己之前想像的一樣時, 當大家開始感到無助, 感到被威脅, 沒有了安全感時.

這才是真正的希望, 這幾年, 到處都是活躍的人, 需要指引的人, 願意作戰的人, 願意犧牲的人, 將香港人從一群只求錢, 看不起人, 只懂用錢衡量人類價值, 自私涼薄自大的經濟動物.

慢慢兌變成一群有靈魂, 有自我, 有傲氣, 真正鮮活有血肉的人, 這才是香港真正的救贖, 以為的香港人是令人厭惡的. 今天的香港人才變得完整.

有了這些人, 我才認為香港才進入真正的黎明. 世界才剛剛開始變得有趣而已, 何不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