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3 years ago

如果你想學的是「怎樣避免被征服」, 這點我多少有點心得. 我十來歲還沒發育的時候, 長得比較小隻, 這樣總會有些年紀比較大或者身高比較好的人, 憑藉武力的優勢想要欺負你. 而人始終是群體動物, 有一個人欺負你就會有人加入.

一開始你可能怕事, 會退讓或者不管他們, 結果應該就是對方會吃你夠夠的, 進一步的找你麻煩.

但我力量和身高當時都比對方少, 大家用同樣的方法打不贏.

面對這種情況, 有一次打架時, 面對一蹶比我高差不多一呎的對手時, 我無意擊中打對方喉嚨, 發覺相當有效. 我便抓住那下機會, 完全無視其他任何東西, 就是一味靠近肘擊對方的喉嚨, 把對方打到臉都發紫, 對方投降, 我還是不相信(因為對方比我壯, 我怎可能打贏, 一定是詐降), 在對方身上多踩幾腳, 才發覺對方真的頂不住, 投降是真的.

自從那次之後對方就不敢再向我動手了, 我第一次打架打贏比我強壯的人, 那次給我很大的改變. 以前我認為, 力量是絕對的, 力量較弱的打力量較強的, 早晚會輸.

之後我開始學會一件事, 就是下手要狠, 要讓對方想不到你那麼決斷, 自此之後我找出更多人的弱點, 例如大力的用拳頭鎚向鼻尖, 用肘狂肘對方的肋骨, 大力踩對方的膝蓋, 拿尖銳的東西, 刺對方手指之類, 自然我也免不了受傷, 但不論輸贏, 只要試過一次, 對方就會越來越不想找你麻煩, 因為他根本預計不到你下手會瘋到甚麼地步.

自然打架也不一定是單對單, 也可能是群體對單, 我發覺, 根本不需要跟所有人打, 只需要集中對付一個人, 集中的只向一個人報仇, 無論你被怎樣對待, 只要你能夠弄痛對方, 那種復仇的意志以及也是令人害怕的. 可能你被教訓了一次, 武力上完全及不上對方, 但你只要抓著對方其中一個人(而不是所有人)不斷的報仇, 還擊, 騷擾, 那個人先是抱怨「所有人都有份為何只針對我? 」, 但發覺怎樣抱怨你也只是對付他時, 他就會開始軟化. 因為對方想不到會被纏這麼久.

他們可能怎樣都打贏你, 可是他們會怕纏, 有些人則怕家長知道自己欺負人, 每人都有弱點. 所有人結成的組織都有弱點. 這世界不會有沒有弱點的強者, 所有聲稱你無力對付他的所謂強者, 都一定有弱點, 只是他不會主動讓你知道, 並聲稱沒有.

但如果你知道怎樣令對方痛楚, 那, 只要持續的讓對方痛楚就行了, 就算對方再比你強多少倍, 贏你多少次, 你只要認真地給對方刻骨銘心的痛楚, 而對方知道你會這樣做, 你為了製造對方的痛苦, 不惜一切, 不講道理, 利益也無法說服. 就會開始知道, 即使他比你強, 還是絕對不能惹你.而這世界並不存在沒有弱點的人類或組織, 人類越裝成無敵和堅強, 就越為了隱藏自己害怕的痛楚.

這雖然是小孩子打架的方式, 可是之後我讀了歷史, 發覺大至國家, 也並無不同.

希特勒曾經想過要對瑞士動手, 連法國也可以摧毀的德軍認真要打, 當然也能消滅端士, 但端士放話, 德國如果攻擊瑞士. 他就毀了義大利對法國之間的通道, 以及要德國付出沉重代價, 結果瑞士的決戰決心, 打消了希特勒進攻瑞士的念頭.

南斯拉夫的鐵托, 和同為共產陣營的蘇聯史大林鬧不快, 南斯拉夫當然打不過蘇聯, 史大林更派刺客想要刺殺鐵托. 但是鐵托的回應是, 「不要再傳刺客過來, 我已抓了五個, 如果你再派一個過來, 我就會只派一個去莫斯科, 而且我保證不用派第二個」, 結果南斯拉夫也成功對抗了近在身邊而強大的蘇聯.

想不被征服, 方法已經很顯然的放在上面, 就是尋找想征服你的人的弱點, 並顯示足夠的決心, 你會向著那弱點加以沉重的攻擊, 那弱點可以是任何事, 哪怕是很卑鄙的行為. 重點是顯示你為了生存, 不惜一切反擊, 不求勝利, 但求對方付出沉重代價的決心.

有些戰鬥絕對沒有贏的機會, 那合理的手段, 就是斷然放棄勝利, 放棄防禦, 全心的以使對方痛苦為職志, 既然自身的生存和你的尊嚴, 對方也不予承認, 那使用任何手段再也沒有關係.

就像打別人鼻子一樣, 其實很狠心, 很殘忍, 但我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尊嚴, 而對方沒必要欺負我, 是他選擇要對我動手, 想要我屈服, 我不介意做再殘忍的事情, 我不介意毫無利益地給人痛楚, 我不介意我的反擊本身不公平也毫無道理. 我很早就明白, 人不犯我, 我不犯人, 但對於一心要屈服我的人, 就必須為他盡可能製造更多的痛楚和恐懼.

當然, 對方會聲稱, 你的攻擊是沒有效果的, 就像我遇到的那些人全部都這樣說, 但你不必聽任何想要向你動手的人說甚麼, 持續向你認定的痛點錐下去, 某天你會發覺, 對方不是他所聲稱的那種硬漢. 對方並不如他聲稱的, 有那麼大的決心, 能付出那麼高的代價, 也不像對方聲稱的, 對你的攻擊那麼不在意.

弱者想要生存, 就要展示給獵食者看, 你為了生存能狠到甚麼地步. 我相信這也是弱者的唯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