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4 years ago

我們假設, 「我們正在由非奴隸社會, 變成奴隸社會」.
但真相可能是「我們一直都是奴隸社會, 並沒走出來」.

回顧歷史, 人類農耕文明最基礎的形態, 大多就是奴隸社會. 古埃及靠奴
隸建起金字塔, 商朝蓄奴, 羅馬共和國也有奴隸. 漢摩拉比法典也有講奴
隸的部份, 換句話說, 自人類所謂的社會秩序, 一貫都是強者控制弱者,
將勞動費時的重責轉移給別人.

最原始的遊獵先民, 很少能發展出奴隸制度, 打敗敵人多數是殺光. 比較文明的農耕民族, 就學會把擊敗的敵人當成勞動力使用, 改善自己的物質生活.

改善物質生活, 減少辛勞, 就是建立在不平等之上.

社會的進步, 是從純武力的控制, 去到用法律控制 (奴隸) , 階級控制 (農奴) , 用資本控制 (勞工) , 也許去到今天, 是用資訊及產業上遊控制, 去到十九世紀初, 人類還是有 75% 的人口是奴隸或農奴. 別說臺灣這種沒直接控制的社會, 用人類歷史的角度看, 奴隸根本就是社會秩序的常態.

因此問題根本不是「臺灣為何會變成奴隸社會」, 而是「臺灣怎樣才走出奴隸社會」, 臺灣過去並沒有不奴隸, 過去和現在的分別, 並不是奴隸與自由人的分別, 而是快樂的奴隸和不快樂的奴隸的分別.

人類本來和豬, 牛, 羊一樣, 可以馴養, 馴養後的動物都變得無法在野外生存. 被馴養後你放他自由都沒用, 牠們寧可被養下去, 吃飽睡足. 人類自己也一樣, 人類害怕風險, 慣於安逸, 便自願成為奴隸.

不想知道太多事, 不想做決定, 不想負太多責任, 甚麼都覺得煩, 只想吃飽, 叫作能活得下去. 那奴隸就完全滿足這樣的人的需求, 無論抱怨得再誇張, 其實大家還是天天能吃飽, 有地方睡, 生活大致穩定. 甚麼餓肚子之類都是誇張的詞語, 有經濟能力上網的人大概不會沒飯吃.

真的要面對自由, 以及自由所帶來的責任和風險, 大部份人只怕沒這樣的覺悟, 寧可待在安全區域. 對風險的恐懼, 註定了大家會當奴隸, 而大家所求的也不是甚麼自由自主, 我相信比起自由, 更多人希望得到的是高級奴隸的位子, 更好的收入, 更好的生活, 卻一樣沒甚麼自主性, 沒甚麼風險.

雖然沒有很直接, 但讀自己不想讀的科目, 做一份自己不想做的工作, 再被迫借一筆房貸買房子, 被貸款綁死, 一輩子都不敢離開職位. 因為害怕風險, 因為害怕自己和社會大部份人不同, 接受了以上一切. 這人生的自主權有多少是自己的? 而希望的也只是加薪, 減少工作, 而不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和奴隸一樣, 求的不是自主生活, 而是求個仁慈的好主人, 大發慈悲, 使身為奴隸的自己能少做一點, 好吃好住, 腦袋空空, 捨都不用想.

也許只是祈求有一天賺到錢, 就可以脫離這種生活, 其實和古羅馬的奴隸賺錢贖身一樣沒甚麼分別. 實際賺到錢時, 早已忘了自己想過甚麼生活.

所以想清楚, 到底是不想當奴隸, 還是只是想當高收入的奴隸?
我看多數是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