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4 years ago

※ 引述《ritud (小風)》之銘言:
: ※ 引述《AmosYang (Zzz...)》之銘言:
: 但那些系所真的就很奇怪,老是要做一些只能看不能玩的東西
: ,莫名其妙。

其實說出來會得罪一堆人, 但我也要說. 真正的問題是, 那些系所是用來讓遊戲產業發展起來嗎? 還是, 那些系所的真正用途, 是用來養老師和養學生?

這是我當教師時接觸教育界, 已經有的疑問, 去到今天這只會更確定, 更強烈, 因為我一直感受到的是. 所謂教育產業, 就只是一個挖洞產業, 他的用途就是用來消耗社會多餘的人力, 說得難聽一點, 失業率. 他就像凱因斯主義裡面那種刺激經濟的方法, 如果經濟不景, 那該怎辦: 政府把人僱起來, 叫他每天挖洞和填洞, 無中生有一些工作出來.

一堆人失業, 一堆是年紀大經驗多的, 一堆是年紀少沒經驗的, 那該怎樣辦? 結論是叫前者當教師, 前者當學生, 後者付錢給前者, 問題好像就解決了?

別的產業可能看不出來. 但在遊戲產業, 卻很快就跑出問題, 那就是, 教的東西和學的東西, 很多時根本就沒有用. 產業變得很快, 端遊去到頁遊去到單機手遊去到網絡手遊, 這個過程根本就沒有八年. 但是先不論師資本身是否對「現在」時點的產業完全了解和掌握. 從籌備課程, 審批, 開教, 教完, 去到學生畢業, 中間花了的時間, 已經讓外面世界有大幅度的轉變. 而偏偏教的東西, 卻多是節枝, 不是本質.

這是... 浪費時間去教, 浪費時間去學, 對學生來說更是浪費青春, 我相信對遊戲業來說, 二十多歲的年輕時代, 盡快有實戰經驗和盡量接受全球化的衝擊, 是很重要的經練.

但臺灣本身有兵役, 漫長的大學, 漫長的碩士, 還有一堆雜七雜八的補教班, 毫不在意的把每人的青春消耗到二十七八歲, 然後三十歲又說沒房沒家室好可憐, 啊? 三十減二十七, 不是等於三? 二十七歲之前, 可以是連在外面工作都沒試過的新鮮人, 三十歲之後卻被追求當成家立業的中年人, 然後他們在各種系所裡取得各種被學校好好保護著的職業教師 (對, 職業教師) , 教授他們三四年前甚至更久的過時經驗, 一些不湯不水可以交功課不能實戰的技術, 這樣值得嗎?

最可貴的青春時期, 就這樣被「教育」給完全消磨摧毀, 日本人開始自己認同的事業時, 常是高中畢業, 也有短期大學. 美國的企業家一有機會就會輟學創業, 韓國直接拿免兵役出來引誘你, 說穿了, 青春是無敵的, 有青春你就有權多摔幾次, 但臺灣, 或者廣泛華人社會, 理論都是要在學校死唸到能一開始就一帆風順才敢跑出去------拿青春去換.

這是甚麼? 死窩在新手村附近打怪, 真的會變十里坡劍神? 當你讀完所有所謂該讀的書, 開始出來跟人比劃時, 別人是已經有幾年的業界經驗甚至已成名了. 別人手中的是幾年來隨著市場變化, 現學現用出來的實戰知識, 而臺灣拿的是學校裡不知保存了幾年, 完全不用被業界驗證的咸魚.

當你沒有青春時, 你還能怎樣, 像遊戲這種高風險行業, 青春是最重要的資本, 偏偏所謂的「教育」, 貌似扶植幼苗, 實則是把昂貴的青春燒在垃圾堆上面.

: 民國無雙、金庸無雙 ...說真的,技術含量很高嗎?高到在大
: 學念了四年,五人小組的畢業專題還做不出來嗎?那人家一個
: 人是怎麼做出來的?如果每一年,每一個遊戲設計系的每一個
: 小組專題,都有那樣的質量,台灣的業餘遊戲界還會這麼慘嗎
: ?
: 我說真的,google不出玩家心得的「遊戲」專題,在我看來都
: 可以直接丟進資源回收桶,洗洗睡了,那可能是「程式」,或
: 是「美術」,但絕對不是「遊戲」。
: 但這是學生的錯嗎?
: 學生就是不會才進那些系所唸書的呀,那這群教了人家四年還
: 無法讓學生做出像樣遊戲的教授,是不是應該換掉比較好?

技術含量這種事情, 其實看看韓國就知道, 與其說是高低的問題, 不如說教的東西完全跑錯了線. 平時在這版罵最凶的是企劃, 最多人想當的也是企劃.

而韓國那題目的企劃則非常有代表性, 我想有看我的文章的朋友, 都會聽過我的言論, 企劃就是要學寫程式, 在臺灣這是被質疑的言論, 但在韓國人家直接把這要求寫進考卷裡. 別人認為需要的東西, 我們質疑不需要,認為是不是企劃只需要能夠在學校作文讓國文老師標個「甲」上去, 就可以當企劃?

企劃是遊戲公司請的, 跑過來圓「遊戲夢」的職業文青, 還是實行一個計劃, 讓遊戲公司成功引導玩者付錢的專業人員? 到底是哪個? 這問題最尷尬的地方, 在於很多人內心想答的是前者不是後者, 遊戲世業界是浪漫的創作花園, 還是真刀真槍的戰場? 韓國人說是後者. 哪怕是同人遊戲, 業餘遊戲, 也一樣是後者, 可能你沒有收玩者的錢, 但你一樣要贏取玩者的心, 這是成功的標準, 他是滿足玩者的事情不是滿足自己的事情.

被教的人有這種想法還不是問題, 但如果連教的人自己也這種想法呢? 那就會導致一整個課程都不切實際, 變成文青訓練過程, 但學校這種重重保護的地方, 你即使不用滿足任何玩者, 教的人也能收到錢, 學的人還是能夠得到證書, 看似雙方滿意的結果, 是建立在整個課程都是自我滿足多於滿足市場之上. 可是「買方」的需要, 不管是僱主還是玩者, 都沒有被考慮在內.

但對於教的人來說, 他的薪水跟這何干.

: 好了那又so what ?我問一個最現實的就好,台灣遊戲業拿得
: 出與該認證專業能力相符的薪水嗎?
: 認證要弄得像韓國一樣專業那有什麼難的,不過就是出題目而
: 已,真的弄不出來,抄人家的題目總會吧,但那根本就不是最
: 重要的問題,問題在於,假設這個認證的專業程度等同律師(
: 現在律師錄取率固定10% ),你拿不出和律師同樣的薪水,請
: 問有誰要去拿那個認證?
: 傻了啊,認證換不到錢,我去考律師就好,寒窗苦讀拿你那個
: 認證去遊戲業領22k(即便30k),何苦?蠢到連這麼簡單的道
: 理都無法參透,遊戲業請他來設計數值真的好嗎?
: 會有人去拿,必然是誰端了甚麼牛肉,這是絕對無法被割裂的
: 。換言之,一旦被割裂,那就表示這個東西不用討論,必然失
: 敗。

事實上, 韓國最悲苦的時候, 也就是九八金融風暴時, 他的遊戲產業也被摧殘過一次, 很多遊戲就在那時斷了頭. Gamania 是怎樣發達的? 他是想去韓國代理遊戲, 然後因為韓幣大貶值和經濟大崩, 結果只用了預期成本的六份一就代理了極度優質的遊戲回來. 可說是跳樓大賤賣.

六份一的價錢, 你可以想像, 那時韓國遊戲界慘到甚麼一個地步. 像天堂這樣等級的作品, 是用甚麼價錢被咬咬牙賣走權利的.

然後韓國用很直接豪華的政策, 去扶植包括遊戲產業內的產業, 政府付錢, 免兵役, 這說難聽一點, 這根本是用計劃經濟去硬扯出來的. 這一點都不浪漫, 而是政府策動的一次豪賭, 十五年後給他賭贏了, 我們就回望當時就覺得這真的很英明.

現實, 這是政府補助, 新產業, 高風險產業. 如果沒看到結果, 這立即就碰到臺灣社會的道德潔癖, 「憑甚麼要納稅人為你做遊戲的夢想買單」,

完, 然後你還會看到很多人都認為, 靠補助就輸了, 沒那個資本要靠補助你就別做, 或者靠補助就是無競爭力的產業, 根本不應該生存. 然後結果也很明顯: 大家都沒這資本, 有心無力, 一起去考公務員算了吧. 但其實去到這點, 如果大家都公務員, 剩下的資本就是政府了. 最後問題原來還是沒跑掉的, 政府的資本, 就是補助.

可惜是, 真的有甚麼補助發出來的時候, 臺灣的評審, 永遠是打保險牌,一定是先給老字號的大企業的. 因為保險, 即使給了他們之後, 不會產生任何有意義的結果. 所以哪怕有了補助, 這些補助都是是被黑洞吸走.

這裡有一個很大的分別, 是對幼苗的態度, 臺灣無法理解新的產業本身就是很容易就摧毀的幼苗, 大家會嘲笑, 幼苗靠自己力量沒辦法渡過暴風雨, 是劣等農作物, 然後就飯都別吃了.

消費者, 投資者, 政府, 誰要端出牛肉, 這是好問題. 不過臺灣目前的答案很簡單: 開發者, 臺灣的答案是, 你兩三個人隨便砌個小團隊做個憤怒鳥出來就可以發財了吧? 你該端出牛肉了.

然後你會在臺灣見遍極度愚蠢的言論, 會有些白痴中年人跑出來說, 你們這世代多好啊, 我年輕時都沒辦法寫 APP 創業... 他們的腦真心以為寫 APP 就是隨隨便便能發財. 媒體散佈的言論是做遊戲是幾個不用錢的免費義工, 無厘頭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幹甚麼, 突然就發財的神奇故事. 昨天我在八卦版看到一個金句叫「我是公務員我不懂做生意, 但我覺得臺灣景氣不錯啊. 」

這社會根本就是從上而下彌漫著目光如豆的風氣, 大部份人都無法看到最狹窄的自己以外的立場, 公務員可以以為外面景氣良好, 不是做技術的人則以為技術是隨便都會變錢的魔法, 學校以為我教了很多學生作育英才非常偉大, 他們找不到工作不是我的錯. 我作為 XXXX 我不會有責任, 這全是其他人的責任, 我只做我 XXXX 的部份就好.

這樣的人如果是在底層洗廁所, 我不會有沒意見, 但如果這樣的人佔領社會的中層, 掌握社會的資產, 那就問題大了. 牛肉在他們手上, 又或者他們控制了牛肉, 對於一個以為外面景氣良好的公務員, 有一定給他審核資助, 你大可以想像他會審給誰. 你給他們教育, 你大概也知道會教甚麼東西出來.

韓國金融風暴應該不少人跳樓, 中年失業, 失去資產, 表面看來很可憐,但也別忘了, 有些該中年失業的人沒失業, 問題就會轉嫁在年輕人身上.我一向都贊成社會福利制度的原因, 並不是因為我喜歡養懶人, 而是我深知道, 養懶人總好過讓過時的人尸位素餐, 死守權位為禍人間好得多了.

在大陸, 在韓國, 在美國, 一大堆三十多歲的年輕企業家, 領導大企業縱橫的戰場, 在臺灣卻是由五六十歲的人在領導, 一堆四五十歲的幹部, 大家的年齡架構差了二十年, 還能找個甚麼鬼? 臺灣的補助, 是塞大企業一堆錢, 然後年輕人每人 22k, 我看應該是相反. 應該塞年輕人一大堆錢模仿外國(和大陸)企業和團隊的架構方式, 進行你死我亡的高風險對決, 可以高薪請人, 也可以快速升薪, 論功行賞. 不用再忍受那些明明有工作能力都要先來個五年才升上去的神經制度.

然後那些老頭子每人塞個 22k 全民退休金, 別勉強找工作了, 不然給他們找到高級工作, 就是年輕人的惡夢.

教育問題從來都不可能獨立於社會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