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 引述《s0300453 (飯包)》之銘言:
: 為什麼會這樣 ?
: 因為無法保證每個人都會認真的開發遊戲
: 也無法保證團隊的個人,所提供的意見會對遊戲整體是最好的
: 因為遊戲成敗的責任不在己,當然只會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結果

不, 你跟我說的東西是完全不同的東西.

我說的是「觀念」, 算是道德的一部份. 你說的是「制度」, 是系統本身.

兩者是不一樣的, 任何道德都是以怎樣建立正確的觀念為中心, 講求的 是在建立系統之前做的事情. 本質是人性本善論. 如果人性非本善, 則 一切不成立------在遊戲設計上看, 如果成員一開始就不是想做遊戲的 話, 根本就不應該成立遊戲公司.

而任何系統或制度, 講求的是怎樣去防止運作的事情出現問題, 則是怎 樣去維持一個已有的系統而做的事情. 本質就是人性本惡論. 那是講如 果那些人一旦不想認真工作的話, 怎樣去讓他們還能工作.

所以, 前者談的是管理者對自己的要求, 後者是管理者對員工的手段.

我講的, 並不是制度, 我是在講到底在開發遊戲之前, 以及在聘僱員的 時候, 到底腦子裡該去怎樣看待遊戲, 以及製造遊戲的人的問題.

為何我不去談公司的管理制度如何執行? 我想出來工作這麼多年, 對於 怎樣管理一群人, 大家的看法都不會有太大的差異, 比方說清楚的權限 關係, 預備人力可以替換, 命令鏈等. 這些正是每一間公司都想要理想 地執行的事情, 也向著這方向進發.

如果我談的是一間賣西瓜的公司, 那樣就完全沒問題. 但我們談的是製作遊戲.

那就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單刀直入, 我說的問題很簡單, 就算某個公司 員工相處愉快, 人人盡責, 美工努力刻圖, 程式努力寫碼, 企劃不斷的 做設定------那是一間運作良好的公司.

**但成功運作的公司, 跟成功創作遊戲, 是完全兩回事**

好的程設, 不等於好的遊戲程設. 好的美工, 不等於好的遊戲美工.

當說管理時, 會出現程設為了自己一些私自懶散的想法, 會否定一些困 難的事情, 而只給予讓自己舒服, 追求薪金的提議的時候. 當我們說, 企劃說甚麼, 把東西丟給程設程設就照做, 這種是專業化嗎? 相反, 這 根本就一點都不專業.

如果一個程設, 他設計程式腦子裡想的, 不是怎樣令遊戲變得好玩, 而 只是怎樣去讓自己得益最大, 他也許技術上是一個專業的編碼員, 卻絕 不是一個專業的遊戲程式設計員. 所謂專業, 指的不是技術而是態度, 這個人本來就已經沒有了製作遊戲的態度, 用一個制度讓他留下來寫他 興趣缺缺的程式.

那, 他會寫出甚麼來?

企劃可以要求程設做一些程設不願意做的功能, 但是怎樣表達, 內部結 構怎樣, 最後還是程設決定的, 你給企劃多大的權力也不會改變這點. 而這就決定了遊戲的效能, 遊戲是這麼細微的藝術品, 一點點的差異也 會影響到整個遊戲的, 企劃建立了個甚麼設計也好, 如果程設弄出來的 戰鬥畫面, 每次進入都非要等過兩秒不可.

這兩秒對遊戲來說可以是致命的, 因為會磨掉玩者的時間. 而程設堅持 這是最快的速度, 因為他的結構就只能做到這速度, 要增加, 就只有全 部重寫.

那個權力超大的企劃, 又能為此做出甚麼? 也只能摸摸鼻子接受, 你可 以迫一個無心的程設去寫一個功能如你所設計的程式, 卻不可能要一個 無心的程設, 去將事情做到最好, 一個無上的權力, 只會導致對方交出 一些滿足你要求的功課, 可是有些事情, 企劃怎寫都不可能寫出來, 難 道企劃要在企劃書裡寫「載入存檔的速度不應該超過 0.25 秒」這樣? 企劃能控制效能嗎?

就算懂寫程式的企劃, 一旦程設交給別人, 他都無法控制這些事情, 更 不要說「受過訓練去理解基本程設」的企劃.

一個覺得程設本來就追求不工作, 然後建立一個讓懶散程設都能工作的 制度看似合理, 但在遊戲當中就完全不合理, 因為遊戲不是一件普通的 工件, 不是有人外包給你做好交貨射後不理的東西. 那是一件只會也只 受市場考驗, 由市場和玩者定義其所有價值的*藝術品*.

也就是說, 根本團隊裡, 如果存在著一個無心把事情當藝術品的程設, 根本就是不合理的存在.

如果團隊是由這樣的人組成, 也許能「完成」企劃心目中的遊戲, 但完 成代表了甚麼? 這是為何我說不倫不類的原因, 企劃可以有很大的權力 , 但他只要不是自己寫程式, 自己畫圖, 他能設定的一切都只是其他員 工去達成的「目標」, 實現手法卻是其他人自己去尋找, 建立的.

目標達成了, 但內容卻不會是優質的. 同樣是搜尋最短路徑, 可以由 DFS, BFS, A* 等方法達成, 最終結果完全相同, 但效能卻差天共地遠 , 無心的程設, 可以迫他做一些他不想做的目標, 卻無法迫他用最好的 方法. 到底是甚麼驅使程設去試用最高效能的做法? 唯一也只有他自己 要把那東西當成自己的東西去愛他, 他才會這樣投入, 才會找尋最完美 的手段.

遊戲程設必須知道和認同自己在設計遊戲, 遊戲程設也知道, 他的工作 是創造遊戲, 程設只是達成目標的手段, 或者工具, 他是一個擁有程設 技能的「遊戲開發者」, 而不是「開發遊戲」的程式設計員. 重心是在 於遊戲開發, 專業也是在於遊戲開發, 而不是寫程式. 如果前後倒轉了 , 那就是我說的觀念錯誤.

既然每人都是「遊戲設計者」, 他們都是「設計遊戲」的一員, 而不應 該是一個企劃當那獨一無二的遊戲設計者, 然後把其他人當成工人去發 司號令, 當情況是後者的時候. 其他人是專業嗎? 不, 其他人在這情況 下根本就無異於在團隊內搞 outsourcing. 那就是我之前說的, 把人當 人力的本質, 就是以為這些事情, 只要發個價錢出來就可以完成. 那東 西不是他的, 他只是被僱用去幫忙完成那東西的工具.

如果你找來的, 是一堆只打算來寫程式, 只是剛好今次寫的是老闆付錢 的某遊戲, 是一堆只打算來畫圖, 只是順便給一些付錢的傻子畫的畫師 , 就算他們再有本領, 造出來的遊戲都一定是百病叢生的. 因為他們就 只是程設和美工, 不是遊戲程設, 也不是遊戲美工. 他們只是剛好在做 遊戲的程設和美工.

至於企劃那人, 說他是靈魂人物的時候, 問題根本就完全在這一點上.

之前有說過, 程設可能會很懶, 他很可能只會自私的想要寫最簡單的程 式, 而拒絕讓遊戲變得更好... 這種程設是存在的, 所以你認為需要有 制度去管理這種人.

當想到這點的時候, 是否有考慮過一個問題, 就是企劃是這樣的人, 也 是十分有可能的事情? 當說到這樣的企劃當然不是 22k 就可以請到的, 但是, 這只是錢的問題嗎? 就算拿出 220k , 還是一樣有只為了錢來工 作, 而不是一心去做遊戲的企劃存在, 就像程設一樣. 多少企劃之所以 弄出一大堆實現不了的東西, 那完全跟那懶散程設一樣, 企劃也一樣會 懶散, 一樣會不用心, 所以才會隨隨便便, 天花龍鳳亂寫一通. 別人說 要做 facebook 版, 他就說要做 facebook 版, 外面突然有個講生痔瘡 的漫畫流行了, 他就立即想要主角生出痔瘡才安樂.

制度上我們懷疑美工, 程設都會不努力, 而覺得只要把決定權都集中在 企劃身上就解決問題------但有甚麼理由讓你認為, 在一個會請到懶散 程設, 懶散美工的人事基制下, 可以請到的企劃卻偏偏和程設和美工相 反, 是不會懶散的靈魂人物?

是請人的那個傢伙, 在請程設的時候就腦袋進水, 然後在請企劃的時候 , 就突然起乩, 劉皇叔上身, 所以同時請到兩堆廢柴加一個超人?

有可能嗎?

你會怎樣去找人, 怎樣去請人, 決定請甚麼人, 那是理念的問題, 而不 是制度的問題. 當你請到一個需要用制度去控制才能夠工作的程設的時 候, 那就是理念已經出了事的結果, 當你的理念有問題, 你的團隊裡每 一個人都有問題, 不是他們無法做到那件事, 而是當初請人的時候使他 們一早就落入這種位置, 打從一開始就搞錯了專業在哪裡, 遊戲業裡的 所有人的專業都是「造遊戲」, 不是寫程式, 不是畫畫. 那些都只是造 遊戲會用到的技術和經驗, 就像消防員要有能跑步的體力, 但消防員的 工作是救人不是跑步.

如果一堆消防員只看他們能跑得最快, 跑最久, 卻是一堆對眼前有人死 都麻木不仁的人, 那根本就是本末倒置. 這就是我為何談的是理念而不 是制度的原因, 如果一開始就錯在起點, 所有制度都只是在補救那最原 初的錯誤的副產品.

以上的制度論, 根本就是在研究怎樣處理請了一大堆只會跑, 只有體力 的消防員怎去救人的問題, 方法? 很簡單, 拿根機關槍放在後面迫他們 去火場. 他們敢後退, 就打到他們屁股開花, 那肯定他們就會勇敢地向 前衝. 用盡他們的體力.

可是如果救火變成這樣, 卻是十分荒謬.

這種公司最終只會像工廠一樣「生產」遊戲. 最終也難免被淘汰, 被淘 汰的原因不是因為對手太強, 而是做到一半連自己在做甚麼都忘掉了, 遊戲是生意, 講的是錢, 但這也是一門一旦無心就做不下去的生意. 遊 戲不是種地瓜, 地瓜還可以拿去炸薯條, 遊戲做得差, 別說別人給錢你 玩, 根本連你付錢給他都不想浪費時間去玩.

業界覺得這就是正當的運作方式, 公司或多或少能運作, 能盈利, 但結 果做不出好遊戲, 市場不斷的萎縮, 其實是否有想過一個問題, 這種看 來似乎可以進行的運作方式, 其實根本就是問題的源頭?

鴉片上癮之後的人吸予鴉片會舒服一點, 但鴉片會有這樣的效果, 是因 為鴉片本身就是病源.

當去到參與的成員會覺得遊戲成敗不在於己的時候, 我只會問, 這間公 司到底在搞甚麼鬼? 但我們卻接受了這是遊戲公司內部的常態時, 不是 該想想, 其實會不會根本大家一直都是積非成是? 這是我為何要發這文 章的原因, 我認為我們是習慣了一些錯誤的東西. 然後因為之前行過看 似有效, 就以為沒問題... 公司運行得了, 就叫作沒問題嗎? 如果我要 求的是這樣的事情, 那天下早就無事, 我也不需要說任何話了.

支薪是為了做遊戲, 做遊戲*不是*為了支薪, 支薪是為了讓大家能體面 到生活, 無後顧之憂地做好遊戲, 我跟我的芬蘭同事講華人的業界, 他 覺得遊戲程設只是把自己當工人根本就非常的怪異, 談才發覺, 原來一 貫以來, 我們的做事方式根本就是南轅北轍.

如果我們喪失了建立好遊戲的能力, 而只是作為「遊戲業者」而生存下 來, 我只認為那是一條隱藏良好的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