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有些人會過來問我學 Game Design, 是的, 香港有.

我都會給他們完成一個基本功課: 先完成一個自己的遊戲, 多小, 多不 成熟都可以, 完成一個遊戲來給我看, 我才會肯開始教他. 那是因為我 的基本要求是, 作為一個「遊戲設計師」, 他不需要有能力完成遊戲的 所有部份, 但他必須知道, 「別人替他完成那些部份是困難的」.

我不要, 也不會同意, 遊戲設計就只是給一個意念, 一些意見, 天馬行 空, 而無視背後實現和實驗的成本.

每一次實現都有代價, 每一個實驗都有代價, 如果有遊戲設計師抱著「 先試試看不好玩才算」的心態去做, 而他用的不是自己的人力, 而是別 人的人力或公司的人力的話, 那就是不負責任.

遊戲設計師應該在腦子裡盡量減少不必要的試驗和想法, 把遊戲精煉起 來才去實行, 而不是放任自己隨便一個想法, 未經驗證和反省推敲, 就 認為必須實行, 所以我很要求他們要自己獨立完成一項工作. 那是因為 當獨自完成工作時, 他才有一個完整的, 自己承受自己意見後果的過程 , 那是必須的深刻教育.

能夠了解到每一個決定都不可能隨便說說的人, 才能夠登上遊戲設計之 道. 每一個設計都要有充足的理由去支持.

遊戲設計是視野和哲學的問題, 要很認真看待遊戲兩回事的人, 才能夠 做, 但很可能這正是我們最薄弱之處. 其實我認為必須扭轉一個想法.

要讓遊戲設計師由「因為不懂技術才讓他做的位子」, 升格至「高階 人才」. 我遭遇到的公司很多都是很後期才發現, 原來最不能輕忽的 職位是遊戲設計師, 但往往這也太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