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5 years ago

※ 引述《HAPPYKIMO (馬年行大運)》之銘言:
: 只是放一堆消息要課稅
: 要廣設住宅
: 另一頭在配合建商帶頭炒房
: 打死不提高房貸利率
: 等房價炒到高點
: 美國經濟風暴有可能在台灣發生嗎
: 美國.西班牙現在的房價超慘

憲法規定時.
因為憲法本來的用途, 就是用來限制政府的.

德國早在魏瑪共和, 也就是差不多百年前希特勒也沒有上臺的時期, 早已經在憲法規定了「住宅建設乃公共事務, 國家必須保障每個國民住在健康的環境裡」.

也就是說, 打從一開始, 德國這個國家已經承認了, 「居住在健康的環境是公民權利的一部份」, 之後雖然德國經歷過經濟不景, 戰亂, 分裂, 但是憲法的精神早被承認而且已經在國民的心目中.

Read on →
 
almost 5 years ago

※ 引述《ztopip ()》之銘言:
: 爬文 看到有人說國外人工作態度很懶散
: 工時少 年假多
: 但是人家就是薪資水準高 國力一整個強盛阿
: 反觀台灣人 工作態度明顯勤奮許多 工時也是世界第一長
: 不只理工爆肝
: 文組月領不到30K 每天熬夜美編翻譯的也不少人
: 結果薪水卻還是輸人家歐美一大截
: 被說懶散 歐美國家為什麼國力這麼強阿?

西方人沒有懶散.

當我們每天都重覆同一工作, 懶於改進工作的工具和方法, 期望同一套方法可以從開始工作做到退休時, 西方人在研發他們的技術, 機器, 及後的軟體, 去改良和淘汰他們舊有的生產手段. 發明和實驗新的工具和技術這方面投下的苦功一點也不少, 何來的懶散?

在我們重覆背誦同一些經典, 把他們視為金科玉律的時候, 西方人不斷質疑他們已有的經典, 不斷的辯論一些好像跟現實沒直接關係的話題, 不斷破除舊有的思想, 成立新的思想. 而不會一句「認真就輸了」就放棄討論, 這樣算是懶散嗎?

Read on →
 
almost 5 years ago

※ 引述《cheng135 (ya)》之銘言:
: 鎮壓的後果就不先討論了
: 滿場的人海 說要鎮壓也不知道如何鎮起吧
: 現在中共絕對會開始拖
: 反正他們自己上海經濟也起來了

這是誤解.

香港的重要性, 基本上不在於他的實體經濟, 也就是廣義的「經濟」, 即是交易的流動性. 香港的確是經濟重鎮, 可是作為經濟重鎮, 卻不是經濟原因, 而是政治原因. 這點是大部份香港人自己也是不理解的, 香港人常以為自己的價值是懂經濟懂做生意所以有錢, 相反, 香港其實不太懂經濟, 而香港的價值是建立在另一些東西上.

那就是香港的獨立性, 如果你有留意的話, 你會發覺西方的所有系統, 都會將香港和中國分開作為兩個實體看待. 當然中國很在意這點, 永遠要求在香港前面或後面加上「中國」兩字. 你不會看到上海, 深圳, 會是這樣的.

Read on →
 
almost 5 years ago

※ 引述《ShenMue (莎木)》之銘言:
: 不,我想原討論串的意思是,港英時代有什麼困難點?
: 為什麼在港英時代沒有發動如此大規模的真普選抗爭?
: 如果說早在一九七零~八零年代就來抗爭,甚至是九十
: 代初期來拼,是否有更多一點機會成功?

事實上, 香港早在 1988 年已經在爭取八八直選, 也就是一九八八年的時候已希望普選香港的議會. 當年民間的民意調查顯示, 支持直選的市民是七成左右.

Read on →
 
almost 5 years ago

※ 引述《QQER (別再問了啦!)》之銘言:
: 小魯昨天跟朋友吵了一架,
: 他說香港要是沒有中國客就餓死了,
: 不懂這有啥好吵,
: 小魯氣不過,給他看ptt懶人包,
: 被說成破壞和諧社會的言論,
: 有沒有遇到這種人怎辦的八卦?

對的, 對於某些人來說的確是死了.

第一種是依賴遊客購物的商店, 例如藥房, 金鋪, 以及旗下的幹部成員, 因為他們很難找回待遇相近的中高層工作. 他們如果投入其他實業 (例如科技, 工業) , 他們根本沒有這方面的知識和能力, 而他們若投入其他服務業, 則回到最基層的待遇, 也沒有做得比別人好.

Read on →
 
almost 5 years ago

※ 引述《Mahoutsukai (魔法使い)》之銘言:
: 香港人雖然勇敢,但到底還是手無寸鐵
: 中南海要是一怒之下發狠,下場恐怕是橫屍遍野後戒嚴收場
: 鬼島的國民革命軍就算在爛,也是反共起家
: 依法應該要想辦法支援淪陷區民眾不是嗎?
: 外交部和國防部是不是應該辦法偷運武器和補給入港支援港民武裝?
: 因為這次民氣可用,就算反攻大陸不成,說不定至少有辦法收回香港
: 有沒有台灣政府是不是有制定實質的軍事援港計劃的掛阿?

不用, 其實這理解相反了.

你想的應該就是像槍砲械彈那種「武器」或者「熱兵器」.
但是街頭抗爭其實是完全相反的, 他是冷兵器戰爭.

Read on →
 
almost 5 years ago

辛亥革命的發生時期, 是各國民族主義思想頂盛的時期, 特別是受到日本明治維新建立「日本國」的概念影響. 當年的漢人知識份子亦推廣, 中國應該成為一個像德國, 日本那樣的高度純粹性, 國民平等的民族國家.

所以興中會初期的口號是「驅逐韃虜, 恢復中華」的排滿口號, 中華民國或者他們理想中的「中國」, 是一個純粹的民族國家. 可是, 這個思想是建立在他們對於整個清帝國的理解不足上.

在中文裡, 我們都把所有此類政治架構稱之為「國家」, 但是即使你隨便查一下維基, 也會發覺在裡面是有基本上是分為幾大種不同的權力體系. 華人用「國家」一詞概括了, 最多只知道有專制和民主之別, 卻很少對其他權力體系有認識. 以下是概括的形容.

Read on →
 
almost 5 years ago

集會的地點是香港島, 是一個四面環海的島, 要從外部動員, 不論是經由新界陸路進入, 或者是海路運輸, 學生不僅有足夠的反應時間(例如疏散), 香港的路窄, 地形複雜, 可不是道路寬廣的北平. 因此坦克並不會在此發揮任何優勢, 如果解放軍要開火, 某程度上是直接達致學運的目標.

Read on →
 
almost 5 years ago

德川家康說, 要統治農民, 就是要他們吃不飽也餓不死, 使他們永遠停留在追求溫飽的狀態. 但是他們不懂怎樣團結, 議價, 改善自己的權益, 將會永遠無法改善狀態, 永遠都在追求溫飽, 因為他們永遠都追求不到.

Read on →
 
almost 5 years ago

有句說話叫作「認真就輸了」.

我認為, 「輸了」並不是一件壞事, 相反, 任何不致命的輸都是一件好事. 他會讓你變得比輸之前更強, 更有經驗, 更有精神上的承受能力. 所以如果有任何輸的機會, 只要你確定他是不致命的, 基本上都應該去嘗試.

Read on →